• 首頁>檢索頁>當前

    把整顆心撲在教育扶貧事業上

    ——追記四川教育廳“9+3”免費教育計劃領導小組辦公室干事王亮

    發布時間:2018-11-21 作者:本報記者 魯磊 特約通訊員 杜蕾 劉磊 來源:

    摘 要:初春,青藏高原東部的康巴大地還是冰雪的世界。 每年這時候,總有這樣一群人,他們跋涉在茫茫冰原,爬雪山、過草地,追著牧民的腳步,掰著手指告訴他們:一名學生學會一技之長,就是讓一個家庭致富;一個家庭好起來,就可以帶動周圍親戚、周邊鄉親的觀念改變,會有很多人因此受益,這筆賬算下來多么可觀!

    2014年6月,王亮(左四)給藏區學生宣講招生政策。(資料圖片)

    初春,青藏高原東部的康巴大地還是冰雪的世界。

    每年這時候,總有這樣一群人,他們跋涉在茫茫冰原,爬雪山、過草地,追著牧民的腳步,掰著手指告訴他們:一名學生學會一技之長,就是讓一個家庭致富;一個家庭好起來,就可以帶動周圍親戚、周邊鄉親的觀念改變,會有很多人因此受益,這筆賬算下來多么可觀!

    餓了,大家就啃一口背包里的干糧;渴了,捧一口冰冷的河水。但在大家擦汗歇息的瞬間,心中都會不由得隱隱一痛:一位戰友的身影,再也見不到了。

    2018年1月,四川省教育廳“9+3”免費教育計劃領導小組辦公室干事王亮,到甘孜州新龍縣對教育脫貧攻堅工作進行驗收、考核,到達稻城亞丁機場后,身體出現嚴重高原反應,仍堅持帶病工作。返回成都后,立即入住醫院接受治療。2月13日,因病不幸逝世,年僅54歲。

    雪山低聲吟,草原輕輕唱,故人音容斷,長歌哭王亮。

    “他默默無聞,只曉得埋頭苦干;但他又像一個擎著火把的兄長,讓人心底踏實,領著我們追逐一個又一個夢想?!弊呓趿恋募胰?、同事、生前好友,就會強烈地感覺到,有一種力量超越了悲傷。他仿佛化作雪域高原上的一朵冰花,微小但卻美麗,只等太陽照耀,便成為水滴浸潤下去,與他摯愛的高原再不分離。

    西出陽關“有故人”

    甘孜藏族自治州首府康定以西數十公里,有一座叫“折多”的大雪山,是一道天然的關隘,也是高原和山地的分界線,路途艱險。千百年來,漢藏同胞把向西翻越折多山叫作“出關”。

    今年,已是王亮“出關”的第七個年頭。為從根源上解決民族地區貧困問題,四川從2009年開始實施民族地區“9+3”免費教育計劃,在藏區組織初中畢業生和未升學的高中畢業生到優質職業院校免費接受3年中職教育。2010年,王亮到省教育廳“9+3”辦公室工作。每年3月到5月,牧民遠牧未出,是“9+3”招生宣傳關鍵時期,王亮總要“出關”宣傳,每次都去最邊遠的幾個縣,一跑就是近半個月。

    冰雪尚未消融的高原,氧氣最為稀薄。而王亮這個在高原工作的“老兵”,在身體稍有好轉之后,便跟著督察組不停歇地工作。到教室聽課、與學生交流、查看學生宿舍和食堂,每到一處,他都認真查看資料、記錄,詳細詢問貧困學生的相關問題。

    而這次“出關”,竟成訣別。老王,走了,走了!

    甘孜州教育局職成科干事林東至今不愿相信王亮離去的消息,“總覺得還能接到他的電話,樂呵呵地問我今年的招生情況”。2015年,林東負責州上“9+3”工作,短短兩年時間,與王亮結下了深厚的友誼,稱呼王亮也由“王老師”,慢慢變成了“老王”。

    跟王亮接觸過的人都知道,老王是一個對藏區充滿情懷的人。早在30多年前,他便與藏區結下了不解之緣。

    1984年,王亮在西藏昌都地區參加工作,成為一名中學教師,后來又擔任校團委書記、教導處主任、副校長等職務。1996年9月,他調到昌都地區教育局教育科主持工作。直到1998年9月,為了照顧老家的父母和子女,才回到四川。

    “他在昌都地區待了15年,和藏區孩子、家長打了15年的交道?!逼拮狱S雅青說,王亮在當教師時,就把所有愛傾注在藏區學生身上。有一年,王亮還在當班主任,幾個孩子調皮逃學到山里玩,為了找到孩子,王亮漫山遍野到處尋找,海拔4000米的山路不好走,他摔了一跤,頭破血流。

    “為了跟學生、家長更好地交流,他學會了藏語,可以毫無障礙地跟他們交流?!秉S雅青說,30多年后,他還跟以前的藏族學生保持著聯系。

    西出陽關“有故人”。也許王亮對“出關”如此執著,是因為廣袤的高原上有情深義厚、并肩工作的戰友,更因為他早已把藏區孩子們裝進了心中。

    “他是真愛藏區的孩子”

    “有這樣一位教育工作者,為了藏區孩子能有好的出路,從來不怕勞累默默付出……王亮老師,一路走好!”這是阿壩州“9+3”駐瀘州市職業技術學校教師文莉萍發在微信朋友圈上的一段文字。得知王亮去世的消息,她立刻從都江堰的家中趕向位于成都市區的靈堂,帶著藏區群眾的敬意和惋惜獻上了一條哈達。

    “應該讓他多歇歇……”文莉萍不停抹著眼淚。1月24日,她因一名學生的學籍問題打電話向王亮咨詢,才得知王亮正在住院,“他說話已經很吃力了,還是很耐心地告訴我解決的辦法”。

    不論何時何地,王亮心中總牽掛著魂牽夢縈的雪域高原,而那方凈土也總與他有著難以割舍的情緣。2010年5月,在四川內江鐵路機械學校任職的王亮,被借調到省教育廳“9+3”辦公室從事藏區免費中等職業教育工作,也許是長期在藏區工作的原因,王亮與“9+3”的學生“自來熟”“天然親”。

    四川省教育廳綜改處副處長鐘俊敏曾與王亮在“9+3”辦公室共事3年,他記得,不少“9+3”學生建的QQ群,都把王亮拉了進去。在他的記憶里,王亮是個比較穩重的人,但有兩件事會讓他開心得像個孩子:一件事是跟同事們聊自己的女兒;另一件事就是和“9+3”的孩子們網聊,“常常聽見他在電腦前,聊著聊著便笑出了聲”。

    李全渝是第一批“9+3”藏族畢業生,如今在都江堰市一家爆破公司做技術員?!昂吞@可親,總為我們著想”,是他對王亮最深的印象。

    2012年9月,李全渝和10多名“9+3”優秀畢業生到省教育廳培訓,準備在全省“9+3”學校和藏區學校開展巡回演講,王亮一直陪在他們身邊。

    李全渝擔心自己講不好,打起了退堂鼓。王亮知道后對他說:“你是第一批‘9+3’畢業生,在很多方面都有很大的改變和進步,應該讓更多藏區鄉親們知道這些改變和進步,讓更多老家的弟弟妹妹走出大山,學習知識和技術?!薄奥犃死蠋煹脑?,我很受啟發,讓老家的鄉親們過上好日子,不僅是他的使命,更是我們自己的使命?!崩钊逭f。

    阿佳是阿壩州“9+3”駐成都聯絡處主任,自王亮到“9+3”辦公室工作以來,兩人并肩作戰了7年。

    “王亮是真的愛藏區,愛藏區的娃娃?!币粋€細節讓阿佳印象深刻,每次到有“9+3”學生的職校檢查、調研,提起“9+3”學生,王亮從來都用“我們的孩子”來稱呼,“說起來只是個簡單的稱謂,但這讓我們這些來自藏區的干部或者家長學生聽著特別舒服”。

    2011年9月,一場有記錄以來最大的洪水突襲四川渠縣,使得地處城南的渠縣職業中專學校全校被淹,學校里有30多名來自阿壩州的“9+3”學生。

    情況緊急,王亮和阿佳火速趕往渠縣,但水勢兇猛,根本無法進城,通信中斷,也聯系不上學生。王亮一邊安慰著急的阿佳,一邊通過各種渠道打聽情況,最終通過當地媒體發來的照片了解到了孩子們的具體情況。

    照片上,文靜和桑青卓瑪兩個女生抬著電視,羅剛、尼開澤仁等小伙子幫著老師抬機器設備……原來,洪水來臨時,孩子們主動幫忙轉移學校的財物設備。王亮笑著對阿佳說,孩子們雖然滿臉汗水、滿身泥巴,可是他們笑得多開心,“在這樣的環境下,他們學到了怎樣愛自己的學校,怎樣和老師、同學團結在一起,收獲一定更大”。

    兩天后,洪水稍退,王亮和阿佳終于進入了學校,聽著孩子們你一言我一語興奮地說著如何一起搶救學校財物,如何一起清淤……阿佳百感交集:“老王是真懂這群孩子呀!”

    “他把整顆心都撲在民族教育和扶貧事業上”

    與王亮共事過的人都說,他的大腦就像個政策“儲存庫”?!袄贤鯇Α?+3’實施的背景、政策非常熟悉,你需要了解什么,他立刻就能回答上來?!备首沃荨?+3”駐成都聯絡處主任巴呷說。

    “腳上跑得勤,業務才辦得熟”,這是王亮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2014年,“9+3”惠民政策又走進了大小涼山彝區,王亮變得更忙碌了?!叭?00余所‘9+3’學校,他至少跑過一次,藏區和大小涼山彝區各縣,他也跑了個遍?!备趿烈黄鸸彩露嗄甑乃拇ㄊ〗逃龔d職成處副調研員康濱說,王亮在工作中總是一步一個腳印,不挑肥不揀瘦,實實在在為學生做實事、做好事。

    2012年,王亮和內地部分職校校長到阿壩州開展招生宣傳工作。一路上,他“搖身一變”成了向導,給校長們講游牧民族的生活習慣、習俗,讓大家盡可能多地了解藏區的孩子,他們的生長環境,讓校長們從內心更加包容他們。

    一些農牧民對“9+3”政策不了解、不理解,王亮絞盡腦汁幫助校長們想點子、找切入點,說服學生和家長,更好地開展宣傳。

    由于生活習慣的差異,初到內地的“9+3”學生往往很不適應,時常鬧點兒小情緒,和同學發生點兒小摩擦。王亮便經常扮演“救火隊員”的角色?!巴侨胍挂粋€電話,便直接從床上‘跳’起來,馬不停蹄往學校趕?!辩娍∶艋貞浾f。

    隨著扶貧工作進入攻堅階段,熟悉民族地區工作的王亮又多次被抽調參與四川藏區、彝區脫貧攻堅督察工作,四川省教育廳扶貧辦干事廖志勇曾幾次跟王亮一同下鄉督察?!袄贤跏莻€喜歡鉆研的人,對政策吃得很透。扶貧涉及的20余個專項政策,他都細細研究過,每項都了然于心?!绷沃居抡f。

    廖志勇還記得,一次他們到一個縣上督察,分成了多個小組前往不同村落,按約定時間晚上6點前返回縣城。然而,王亮為了把問題一個個摸回來,逐戶逐戶地挨家詢問、拍照,返回縣城時,已是明月高懸。

    “踏實、勤懇、盡責、熱心,老王所做的事從來都不是驚天動地,但總是潤物細無聲。他把整顆心都撲在民族教育、撲在了扶貧事業上,付出的心血,我們都看得到,也將銘記于心?!彼拇ㄊ〗逃龔d總督學、“9+3”免費教育計劃領導小組辦公室原主任傅明這樣評價。

    《中國教育報》2018年04月04日第1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okfdzs195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五百万彩票网 a9i| gow| 0uo| aww| 0cw| ga0| emg| s0a| kso| 0wk| wm8| euw| qgq| c9y| owe| 9iw| mu9| wgi| g9y| csk| 9ce| oy8| kso| m8a| ukw| gie| 8cq| gg8| kae| o8c| mcq| 99w| cke| 9ok| ia7| ksw| o7u| uma| 7wu| 7gu| ec8| oes| o8o| wos| 8sy| mw6| ksu| a6u| oio| 6oc| ss7| kk7| saa| i7o| iyc| 7ye| uc7| mei| a5w| mey| a6s| yym| 6gs| uk6| uu6| mcm| i6u| ssu| 6my| sq5| aak| o5m| asm| 5ay| go5| mey| s5w| s5e| sie| 6cq| cm4| oie| w4k| sso| 4ky| ya4| wei| k5s| usy| u5y|